汪建平教授畅谈肠癌诊疗的那些事儿

早发现 长安心 康立明生物 2020-04-21


4月15日,知名胃肠外科专家汪建平教授做客长安心&丁香园直播,与广大网友一起回顾肠癌诊疗领域40多年来经历过的里程碑事件,探讨结直肠癌手术未来的发展趋势,并呼吁民众提高肠癌早筛意识。

△点击收看采访视频△

以下是本次访谈重点的文字分享: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在2020年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邀请到汪建平教授做客丁香园。汪建平教授是全球著名的胃肠外科专家,担任过中山大学常务副校长,是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广东省胃肠肛门医院的创院院长。


 
主持人:汪教授您好,作为结直肠外科领域的专家,想请您谈一谈全球尤其是中国肠癌的现状。

汪: 从流行病学看,肠癌发病情况在中国已居第三位,在发达地区,如广州、上海,已跃升至第二位,香港、台湾更是排在第一。它的增长率很快,是危及人民生命健康 的疾病。从治疗上看,在沿海地区如北上广这些地方,治疗水平和治疗手段跟国外基本相同;内地近年来发展很快,但还有一定差距。从总的治疗效果看,跟国外有 一定差距,但这个差距不是在治疗方面引起的,而是由于早诊率低引起的。

主持人:从您20多岁出道到现在,行医的40多年里,您觉得有哪些事件在肠癌诊疗领域里具有里程碑意义?

汪: 从诊断学上说,诊断学这40年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展。40年前做肠镜的不多,都是靠X线,而现在,肠镜已经广泛使用。对消化道肿瘤来说,纤维肠镜的使用具有 里程碑意义。从治疗学上讲,近些年来更多药物的出现,对消化道肿瘤的治疗也有很大影响。手术方面,有几个大的提升:比如老百姓原来说的人工肛门,由于手术 观点的改变以及治疗上的进步,原来有10个患者需要做肛门造口手术,现在只有1个,这是一个很大的飞跃。另外是腔镜的使用,腹腔镜开始只是作为诊断使用, 到现在做胆囊、阑尾、腹腔手术基本都能够通过腹腔镜来处理,甚至原来想象不到的乳腺癌和甲状腺癌都可以通过腔镜进行手术,这在外科领域是一个里程碑。从整 体治疗效果上看,还有很多有利于医学发展的事件,比如在肿瘤治疗方面的化疗药、靶向药,还有基因检测的介入等,对整个肿瘤学都是一个大飞跃。

主持人:您是临床胃肠外科专家,从外科医生的角度,您是如何看待传统和创新的平衡点?对于未来,有些人提出远程机器人手术或是联合多学科诊治,您觉得未来肠癌手术发展及治疗有哪些方向是值得医生去重视和思考的?


汪: 从外科医生的角度看,任何技术发明或是开创性工作,它的一个基本准则是要让病人获益,所有研究都要忠于这个基础,如果这个基本点都没有达到,做这个研究就 可能损害病人的利益,这在伦理学上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手术的出发点要以能够达到根治这个目的作为先决条件,然后才考虑它的功能、美观、舒适度等。

主持人:在基因的深入研究方面,不知道您的团队未来在这一块有什么举措?

汪:我们从两方面进行,一是诊断学,二是治疗学。从诊断学上讲,我们还是做了一些比较有意义的工作。我们和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共同发出倡议,向广州市政府申请进行大肠癌筛查。作为医生,我们觉得从人群筛查入手,可以尽早诊断,尽早治疗,让患者受益。我们从Mayo Clinic美国梅奥诊所引 进邹鸿志教授,他的团队经过五六年开发出一款粪便基因检测试剂盒,这对病人非常有好处。他解决了国人的一个痛点,即大多数国人对医生的一些建议依从性不高 的问题。比如我们让粪便潜血阳性的患者去做肠镜,但是一听到要喝2000毫升泻药,就害怕不愿意去做了,有些也怕痛,或是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去做,最终被建 议去做肠镜的人,依从性不到20%。并且去做肠镜的大部分没什么事,少部分有问题,这也导致民众更不听从医生的建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间能增加一个比 较简便、相对来说不那么痛苦、也不那么费力气的方法,就能减少很多漏诊。现在这 个试剂盒已经有了,就是我们医院开发的长安心,取一点大便,寄回来,结果就出来了,很方便。它诊断准确率非常高,对早期肠癌敏感性达到91%以上,这是一 个突破。在临床治疗上,我们也做了一些贡献,我们两次在ASCO美国肿瘤年会做大会口头报告,全世界这么多国家,即使是美国要入选也不容易。


主持人:的确。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的医护人员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刚拿到一个数据,2019年,我们医院出院的诊疗人数达3.33万人次,同比增长23.98%,胃肠肿瘤手术7488例次,同比增长34.87%。

汪:这是我们全院工作人员拼搏和积极工作达成的成果,十几年坚持下来国内行业影响力还是有的,很多病人也是慕名而来,我记得去年结直肠癌方面的首诊手术病人就有4000多,这在全国、全世界可能都是第一。

主持人:2020年开局的疫情黑天鹅事件,让大家意识到健康对整个社会保驾护航的作用。您对政府和大众在肿瘤防治方面有什么建议?


汪:我觉得中国在这方面的顶层设计还是比较好的。肿瘤的监测点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布。在几个大城市四大肿瘤(肠癌,肺癌,乳腺癌,宫颈癌)的筛查都开始做了,现在主要是一个普及度的问题,有条件的城市或者东部城市基本没问题;在农村基层,同等质量的医疗水平还是达不到。

主持人:有网友问,对于国内的医患关系,您能不能给年轻的医生或一线护理医护人员一些建议?

汪: 医患关系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这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从医生的角度讲,首先,你要设身处地的站在病人的角度去考虑,比如说农村来的,他会考虑到费用问题、效 果问题,如果我花了这么多钱,半年就挂了,我就不愿花这个钱。城里人不同,城里人有钱,哪怕多活三个月他觉得也是件高兴的事。其次你要真诚地面对患者提出 的所有问题,你要有耐心,一点耐心都没有,别人怎么信任你。

主持人:有网友问,您早年留学日本,邻邦的医疗体制跟国内有什么区别?对于胃肠道的早期防控,日本政府会做些什么呢?

汪: 日本在全民医保方面比我们走得早,但他们也碰到很多问题,后来他们逐步完善,把社会资源投入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医疗是真正给到需要的人,而不是广发福利。 在肿瘤的防控方面,日本人一般会听从权威意见。医生提出什么建议,他们都会采纳,所以早期发现率很高。另外他们的社区、家庭医生都做得非常好,值得我们去 学习。

主持人:针对目前的线上诊疗,您怎么看待?

: 通过新冠疫情,我觉得线上诊疗会有一个飞跃。目前医院的线上门诊实际上就等于线上医疗。从反馈的情况来看,群众对线上医疗是很认可的。以前他们可能觉得需 要去医院才能解决问题,这几个月尝试了线上诊疗后觉得也没多大区别,就接受了。很多慢性病或肿瘤患者的后续治疗选择线上诊疗都没有问题。

主持人:有网友提到关于肿瘤防治宣传周的问题,问有什么方式可以更好地阻止大肠癌发病率的攀升?

汪: 所有癌症的一级预防我们都认可,就是锻炼身体,养成良好的饮食和生活习惯。对于大肠癌,我们更提倡二级预防,也就是筛查。我们知道一个腺瘤变成癌,需要 10年左右时间,你在这个期间去做肠镜并把它给去掉,就等于阻断了它转变成癌的过程,所以自然就减少了它的发病率。我们建议45岁后你要做这一辈子第一次 肠镜,做完以后如果什么事都没有,5年再做。如果不愿意做肠镜,觉得肠镜太复杂,可以用长安心粪便基因检测,它的准确率可以达到91%以上,我很愿意为我 们医院自己开发的产品做广告,因为这是有附加值的。

主持人:谢谢汪教授的解答。


关于长安心
      
      长 安心®(人类肠癌SDC2粪便基因检测试剂盒)是目前唯一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的粪便DNA肠癌检测产品,2017年3月纳入国家药监局创新医疗器械特 别审批通道,2018年11月20日获批上市,目前已进入全国数百家三级医院应用,赢得各临床科室、检验科及健康管理科等相关使用科室专家和受检者一致好 评。
      粪便DNA检测对于检测肠道肿瘤具有天然的优势,因为正常成人每天都会有上皮细胞脱落至肠腔并随粪便排出体外,而结直肠癌肿瘤细胞由于异常增殖,细胞与细 胞间或者细胞基底膜的黏附性降低等因素,比正常上皮细胞更易脱落。因此,肠道肿瘤患者的粪便中会含有大量的从肠道肿瘤表面脱落的携带了肠癌病变信息的细胞 和细胞成分,这些信息可以由特殊的检测手段来解读。长安心®正是一款可以准确解读粪便中基因异常改变(人类SDC2基因甲基化)的大肠癌检测工具,它可以 帮助医生早期发现患者的肠癌病变情况,有希望将肠癌阻断在早期阶段,从而达到预防和根治肠癌的目的。
关于康立明生物
      
    广州市康立明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由优秀科学家团队创办的一家高科技生物公司。公司于2015年1月登记注册,专注于长安心粪便DNA肠癌检测试剂盒等 肿瘤早期诊断产品以及相关自动化检测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可提供相应的检测服务。康立明生物公司总部落户于广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包括研发实验 室、GMP生产车间、综合办公区、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等;在天津、武汉、济南等地搭建了第三方医学检测实验室,超10000平方米,此外,于2020年 3月份收购好芝生物公司,基础研发和团队力量进一步加强。公司拥有国际前沿的科研能力和众多独立的知识产权,未来还将继续加强,并将成果转化为成生产力。 除了长安心肠癌检测产品之外,公司还在开发肺癌和膀胱癌等肿瘤的早期诊断产品和即时检测设备系统,并已取得令人惊喜的阶段性成果。目前,康立明生物已完成 多轮优质风险投资,并获得了国家、省、市、区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成为行业内备受关注的明星企业。我们本着“人类健康,我之使命”的崇高理想,力争在慢性 病尤其肿瘤的早诊早治、预后监测等领域取得突破和发展,最终造福人民。